在夢裡
我 哭了哭了
醒來時
淚已乾
但那不明就理的痛楚卻扎著
 
夢中...哭是因為委屈,是因為無助
委曲是因為被誤會了
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
無助是因為
我的肩膀不在我身邊
 
醒來了
習慣性伸手探探左邊
陳漢尼打球去了
那位子空著~
 
坐起身來
走去浴室洗了把臉
我把自己丟進無止盡的生物學裡
忽然抬頭
看見冰箱上面貼著的微笑的球球照片
終究  想念球球是我唯一無解的難題
但他卻仍安靜的陪著我
就像過去許多安靜的午後一般...
 
看著鐘
我等著我的溫暖進門
 

DSC01268.JPG

詹溫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