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積欠了多篇陳可愛週記和無數篇旅遊遊記,

但我還是不肯乖乖的好好趕進度,

倒是熱血沸騰的寫了這一篇那些年,我的青春…”,

(做作老照片馬上來一張!!哈哈~)

那些年-03    

er...感覺起來好像很跳tone,

但是,沒辦法,在飛機上看完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那部電影後,

我的腦子就停不下來了

 

就像柯景騰和沈佳宜一樣,

我國中和高中都念同一所私立中學,

不同的是,我念的學校是私立天主教學校,所以對學生的管教更嚴格;

依稀記得的校規有:女生的頭髮不可以長過制服衣領校園內外都不可以邊走邊吃騎車上下學時不可以併排上學遲到要被罰愛校服務或是記警告,嚴禁男女生交往...等等;

不過,最特別的應該算是-->男女分部這件事情,

沒錯!當年我們學校對男女生的事情管得特別嚴,不止分班還分部!

男女生部的教室相隔大約三百多公尺(?),

中間有棟紅色的當時我覺得真是巨無霸的行政大樓,

行政大樓裡面是老師的辦公室、特殊教室、以及圖書館;

校園裡通常看不到男生和女生共處在同一個空間裡或是彼此交談,

也因此童軍團、合唱團、音樂班、校刊室、還有每年夏天的出國遊學團等等,

這些提供男女學生正大光明交朋友管道的社團變得特別熱門;

學校中間有條橫向貫穿的排水溝,

因為位在男女生部的中間,所以被暱稱為"愛河",

那條愛河不大,只要輕輕一跳就可以跨過,

但是在學校明文規定不准談戀愛的規範下,

我們只能拿著書本在愛河邊徘徊,

對愛情總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更怕被抓到!

可惜,師長的諄諄教誨、愛河和校規都沒能百分之百有效的阻止青澀愛情的發展,

每天朝會時間合唱團的練唱時間,合唱教室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情書"收發中心,

而高中男生教室"誠意樓"的二樓走廊上,

更時不時的聚集了一堆望眼欲穿的男生,

每當有某某人喜歡的女生走過時,

二樓總會引起一陣騷動,

然後起鬨聲此起彼落,大家高聲呼喊著那個某某人的名字,

在那個年代,彷彿只要"看上一眼"就足夠了似的!

那些年-08  

 

我初一那年的新生訓練結束前,

班上舉辦班會,選舉個股股長,

從班長、副班長、風紀股長、到衛生股長,

每一個股長的選舉我都有被提名,但是全都落選,

最後在選最沒事做的耕心股長時,我終於以高票當選了;

耕心股長的工作是甚麼呢?

大至上來說就是照顧好班上每個同學的心理健康,關心每個同學,

因此我還蠻常去輔導室跑動的。

但是後來我會把輔導室當成像自家廚房般走動倒是為了另外一件事情,

起因是我入學時的"智力測驗"考了一個超超超高分,

那個分數高到讓全輔導室的老師拼命發"通告"給我,

一整年下來,我不知道有多少午休時間被迫耗在輔導室裡做各式各樣的智力測驗,

後來,還因為月考成績的全校排名,

(每次月考成績單上除了有班級排名還有全校排名)

我的名次總是離全校第一名的位置,好遠~好遠~好遠~

讓很疼愛我的初一導師曾想盡各種辦法要幫助我解開"高智商低成就"的謎團。

(其實,說穿了就是沒認真念書罷了啊!!!哈哈~)

(話說回來,我維持在班上前十名左右也沒太糟糕吧?!)

說到我的班導師-->張志君老師,她是讓我愛上國文課的人,

班上很多同學會說她對我很偏心,對我特別照顧,

沒關係,我個人也是很偏心她的,

我想我這一輩子,都會記得她這個良師,雖然她只教了我們一年!

 

我們家斜對面的鄰居-小恬姊姊,跟我同校,大我四屆,

她!!好漂亮!!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個仙女姊姊,

她的總成績雖然很普通,但是英文非常好,

不僅說得好,寫得也好,她一心想念外文系,

每次她寫信給我鼓勵我讀書,或是解我的憂愁,一律用英文書寫,

我每每都要查了字典又查了字典,反覆看了好幾次,

才能把信的內容完全搞懂了!

她有幾個好朋友,一行四五個人,總是形影不離,

每個週末我會跟著她們一起去文化中心或是孔子廟讀書,

也許真的是物以類聚的力量,

那幾個姊姊全都165cm以上,都很美麗,對我都很照顧,

尤其是佩佩和彤彤兩個姊姊,她們和小恬一起戲稱為我的"大媽二媽和三媽",

那些年-10  

我很喜歡跟她們膩在一起和她們一起讀書,

聽她們說話,聊一些長大了的女孩才會有的煩惱,

我是在她們身上看到"有姊妹會真好"這件事情,

也是因為她們,我養成到孔子廟圖書館讀書的習慣;

從那時候起每天晚餐後,我和我哥就揹著書包去孔子廟報到,

在孔夫子的監督下念書,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直到我高中畢業為止,

那幾年,"孔廟幫"儼然成立,

我們兄妹倆和世晃的好感情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培養起的;

平日,會眾們集會只為了三件事情-->讀書、吃消夜、打屁,

每逢月考前,打屁聲幾乎消失匿跡,

這群人裡面,多的是全校前幾名品學兼優又會玩的好學生,

他們卯起來讀書的樣子,是很可怕滴!

 

初一升初二的暑假,我跟著學校的遊學團去新加坡學英文一個月,

那是我第一次單獨跟"外人"出國旅行,

收獲很多,除了學英文之外,還學會自己整理出國要用的行李箱;

也多收集了幾枚高中部學長級的愛慕者,

那個年頭,我膚淺的以為被高中部的學長喜歡比被初中部的學長或同學喜歡來得屌,

畢竟,他們寫情書的功力好多了!!!

我還因為這趟旅行認識了我後來的高中導師,和她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注定我未來會有個快樂的高中生活啊;

那些年-05  

另外,還交了一個好朋友-->黃小琪,

黃小琪瘦瘦高高,英文好的不得了,她的爸爸也是醫生,

那三十天,我們膩在一起學習,一起吃喝玩樂,

她是我初中交到的第一個好朋友,可惜,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同班過!

那些年-25    

我們還因為學校締結新加坡姊妹學校的關係,

結交了幾個新加坡朋友,

跟著大家玩起當時很流行的"筆友遊戲"。

那些年-24  

 

初二那年,我跟新的班導師處得極不好,

她教物理,很多同學下課後都會去她家補習,

我不想去補習(也不需要補習),我那明理的爸媽也不會逼我去補習,

外加,我是"前導師派"的,所以我不得寵;

每週寫週記的時候,我不像班上同學們會努力寫些心事和她來段心靈溝通,

我的週記上全是無關痛癢的事情,一律都是國內外新聞抄抄寫寫就交了,

師生關係冷到極點。

後來,有一次她誣賴我欺騙師長,要記我大過,

我爸媽急得軟硬兼施,希望能讓老師消消氣,不要記我過,

但是硬脾氣如我,莫須有的罪名壓在我頭上,我當然不認,

某天下課時間跑到辦公室去和她理論,最後氣急敗壞的在辦公室裡嚎啕大哭;

我哥聽說了自己妹妹在辦公室裡哭得唏哩嘩啦的事情,

顧不得校規,顧不得愛河的阻撓,

一個人在上課時間從男生部走到女生部,

站在我們班的教室門口,

大喊一聲:"報告老師!我找詹溫蒂!",

我的化學老師上課上到一半被迫停下來,很不開心,

看到有個男生上課時間大剌剌的出現在女生部,更不開心,

所以很沒好氣的問他:"你是誰?",

我哥語氣堅定的回答:"我是高一誠班詹xx,我是他哥哥!",

得到老師的允許後,我站起來走向門口,

我哥二話不說,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推著我往外走,輕輕的拍著我,

我早忘了他當時跟我說了些甚麼,

應該不外乎是要我不要哭了,別擔心,爸媽會替我處理...等等安慰我的話,

但是,那種被哥哥疼愛照顧的感覺,我記下來了...,一輩子也忘不掉...,

不過,我到現在還搞不懂他當時是哪裡來的勇氣這麼做?

還有,他到底是用甚麼理由跟老師請假跑出教室的?

那時他高一,他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而我14歲,是個正值叛逆期的小麻煩,

"有哥哥真好,有家人真好!"是那一次事件裡我學到的最寶貴的事情。

那些年-22  

 

自從跟班導老師發生不愉快後,我在班上的話變少了,不再積極參與班上事物,

本來很要好的朋友禾禾也跟我疏遠了,

和禾禾不再形影不離可以算是我初中生活裡的大遺憾之一;

我把我的社交圈重心移到"童軍團",

從那時候開始熱愛參與社團活動,熱愛社團裡的夥伴們!

那些年-02  

 

說到"被喜歡"...,咳咳...,本人小時後也是收過不少情書滴,

字歪七扭八的也有,工整到像刻印章的也有,

偷偷看我就會臉紅的也有,

臉皮厚到怎麼拒絕都不聽的也有,

但是,有個人,我非記得他不可,

因為他是第一個讓我覺得"被人追著跑,也沒那麼痛苦啦!"的人,

而且,基本上,我們全家人除了我之外都喜歡他!

話說,有一天,我準備騎腳踏車上學,

一出家門口就看到有個學長騎著腳踏車在我們家附近徘徊,

他看到我出來後,就默默的跟在我後面陪著我騎車上學,

從那天起,他幾乎每天都來我家門口等我上學,風雨無阻,

他很無辜的陪了我上學差點遲到或是真的遲到了好幾次;

說真的,我忘了他到底是從我初一開始陪我騎車上學?還是初二?

總之,他一直陪我騎車上學到他畢業為止,

他大我三歲,成績優異,曾經是軍樂社的社長,後來讀了醫學院,

只有他寫的情書,我爸媽不會沒收,還會乖乖轉交給我,

(我媽只差沒幫我畫重點了吧?!)

多年後,某一年的母親節,他送了我媽一朵康乃馨,讓我媽笑得合不攏嘴,

還拼命的逼問我,為什麼不跟他在一起?!

那是我第一次斗膽頂撞我媽:"妳那麼喜歡威威,那妳跟他在一起好了!",

雖然我爸媽都很喜歡這個男生,

但我始終沒有跟他走在一起的緣分,

不過,命中注定,我是要當陳太太的人,只是嫁的是不同家罷了。

 

初三一整年,我很努力讀書,

我想把書讀好,證明給那個討厭我的班導師看-->我是很優秀的!

我想把書讀好,離開斗六,去讀台中女中,當我媽的學妹!

我的讀書計畫表做得很漂亮,執行得很確實,

所以全校前三十名的榮譽榜上開始出現我的名字(同一年級約有500名學生),

我爸媽很高興,我自己更高興,

因為學生的本份做好了,生活自然變得充實愉快!

不過,我爸媽並不願意我離開家去台中讀書,

他們一方面是不放心,同時也不太相信我真的有考進台中女中的實力,

所以我留下來參加學校的考試,直升本校的高中部,

高中聯考放榜,我考得很好,

如果我去參加中部聯招,我的分數高到足以進入台中女中,

拿到成績單那天我有一米米的小失落,因為我和台中女中擦肩而過了,

但是當我得知分班結果,我的導師是謝淑蕙老師的時候,我又開心的笑了,

我喜歡英文課,喜歡這個老師,

我相信未來三年的班會課、導師課、寫週記...等等所有和班導師會有接觸的人事物將不會再是我的痛苦囉!

而以結果論來說,現在的我很高興當時的我決定留在斗六直升高中部,

因為這個決定讓我結交了一輩子的好朋友-->嘉、欣、群、毛和童軍團的小烏龜。

 

高一的我很快樂,因為童軍團的生活實在太有趣了!

那些年-16  

"正心童軍團"在學校裡是個很特別的社團,

所有重要的晚會和典禮都由我們負責接待,

晚會中的表演節目也會由我們負責籌畫和表演;

童軍團裡多的是校園中的風雲人物,

成績優異加上課外活動表現優異的人比比皆是,

鋒頭之健,所受的優惠待遇又多,

樹大招風之際,卻也讓大夥兒無形中練就了一身"笑看閒言閒語"的功夫!

那些年-18  

從初中開始我就一直以身為這個社團的一分子為榮,

升上高中後,身為活動組的組員又兼繩結教學,有太多事情可以讓我忙,

我忙著學習許多五花八門的團康活動,

努力想把每一個營火晚會都搞得精彩無比,

忙著籌畫大大小小校內校外的露營活動,

忙著開會,更忙著跟伙伴們打混摸魚,

春假大露營前,有好多次,我明明沒事也硬要找事情去男童軍團團部混上一圈,

感覺起來,那一年過得特別快,

果然印證了-->歡樂的時光總是匆匆那句話。

那些年-19  

 

那一年,我沒有認真念書,更因為老早就下定決心要念"社會組",

所以舉凡物理課、化學課、生物課的上課時間,我都在放空,

我這個人有個缺點-->就是很兩極化,

要麻就拼第一,要麻就放水流,

成績不好看,我爸媽很擔心,

但是我自己卻一點都不著急,因為我知道只是時候未到啦!

不過,因為我哥要考大學聯考了,

每天晚餐後,我們還是會一起去孔子廟讀書,

讀完後,一起吃消夜,回家再一起窩在他的房間裡讀書,

我個人是沒甚麼心思讀書啦,

純粹抱著愛吃消夜和珍惜跟哥哥相處的時光兩個動機罷了~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是我最難忘的暑假,

我參加了學校舉辦的"英國遊學團"去歐洲旅遊+去英國劍橋遊學共35天;

那些年-04  

在說這個英國團之前,我必須談談"嘉嘉"這個人,

嘉是我小學五六年級轉進鎮東國小後的朋友,我跟她不同班,

我們是因為一起參加學校的"民俗舞蹈隊"而認識的,

跳舞的時候,我們的位置就在前後,

休息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愛窩在一起碎八卦,

相處久了,默契好,感情自然就好,

她們班的班導師很奇怪,

愛搞偏心,愛搞老師的"誰誰誰是得意門生"那一套,

嘉沒被她們老師疼到,我跟她一鼻子出氣,很看不慣那個老師的作風,

更看不慣那些恃寵而驕,作威作福的學生們;

我們兩個人的家住得近,

每次月考後,我們喜歡騎著車一起去書店,

各買一套很漂亮的信紙,然後分成兩份,

每人都可以擁有兩種漂亮的信紙,

這是11歲的我們的小快樂和小幸福。

初中時期,我們分讀兩個不同的學校,

雖然如此,彼此的聯繫並沒有斷掉,

偶爾在街上巧遇,還是會停不下來的聊上好一會兒的天。

升上高中,在分組分班後,我們終於同校又同班了,

下課窩在一起聊天,偶爾放學一起去調步,放學後一起騎腳踏車回家;

有一天,朝會結束後,

我很興奮的跑去找她,問她:"妳有沒有注意到軍樂社裡有個可愛的男生?",

她很開心的回答我:"有~~~~~",

從那天起,我們給那個男生起了個綽號叫做"小可愛",

升旗典禮向國旗敬禮時,我們不僅向國旗敬禮,也向軍樂社敬禮,

朝會時如果有老師廢話太久,我們也不再覺得那麼痛苦了,

那個男生,我後來和他有一段不算短的緣分,

雖然最後分手得不算好看,

雖然有很多事情,我現在回想起來後悔的要命,

但是,痴狂的年少終究不枉我揮灑過的青春啊!!

那些年-07  

嘉嘉和她媽媽的感情很好,

每次我跟我媽吵架,自覺缺乏母愛的時候,

就會跑去她家"欣賞她們母女倆人的互動",

有時候我明明已經吃飽了,卻會跑去她家廚房坐著,

只為了看她嗑掉一整碗咖哩飯後滿足的表情;

我出國後,她常常是我回到台灣時,在機場給我第一個擁抱的人;

她結婚時,我是她的伴娘,我在她的婚禮上致了詞,

我結婚時,她是我的伴娘,她在我的婚禮上致了詞;

這幾年,她是我們姊妹會裡的糾察隊隊長,

隱形哨子掛在脖子上,隨時監控著大家的生活,

遇到有誰耍任性跟自己和親密的人過不去,

她就會吹一下哨子,提醒大家-->和平相處不好嗎?!

她的責任是確保每一個姊姊妹妹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那些年-11  


參加英國遊學團讓我有機會第一次踏上歐洲大陸,

我們在義大利、瑞士、和法國旅行了12天,

走過羅馬、佛羅倫斯、威尼斯、盧森、巴黎...等等歐洲著名的城市,

那些出現在"外國文化史"課本上,平常需要拼了命去努力記住的人名和地名,

全都因為"親身經歷"過一遍而記得一清二楚,

讓我深深體會到"行萬里路勝讀萬券書"這句話是真的!

那些年-09    

我們這一期英國團共有本校師生約38位,

每四個人為一組,住宿的時候同房,吃飯的時候同桌,

我、嘉、小毛、和亭妹這一組,身高都一般高,

雖然四個人裡沒有長腿辣妹,沒有擅長應酬的交際花,

但是我常常有種錯覺,老覺得大家都爭著想跟我們四個人同桌吃飯!

我們四個人感情好,

在旅館的時候,常常四個人一起擠在浴室裡,

有一人在洗澡,一人在撇條,一人在洗襪子,另一個在刷牙,

完全不尷尬,完全不害羞,

手上各做各的事情,嘴巴卻停不下來,老是吱吱喳喳講個不停+笑個不停,

這-->就是青春!!!

那些年-06      


我是在英國團裡認識了我的初戀,

他不是個帥哥,一點也不高,不擅長運動,

不出風頭,有點害羞,基本上是屬於悶騷型的,

他不是個浪漫的人,不會甜言蜜語討女生歡心,

相反的,他屬於"朽木類型",

就是那種,已經暗示又明示了好多回,

他還是會搞不懂我在想甚麼的那種朽木,

那他到底是哪一點吸引了我??

老實說,連我自己也從來沒搞懂過,哈哈!

我猜也許是因為他常常會捉弄我,逗我開心吧?!

(是說我有自謔狂來著嗎?!)

不過,他就是有種神奇的本領,讓我可以打從心底微笑著。

那些年-20  

話說回來,師長們擔心我們小小年記談戀愛會荒廢功課,

這件事情在我身上,剛好恰恰相反,

我的初戀的存在對我來說絕對是個"正面力量",

因為我是個極好勝的人,

而他偏偏是個上課容易打瞌睡,放學後又沒特別認真念書,

卻是個成績好到偶爾會上台領獎的人(全校前六名),

這口氣我輸不起,

所以我把荒廢在一旁整整一年的課本撿起來,

開始努力用功念書,

我想要贏過他,

更想要有機會跟他一起上台領獎,

還想跟他一起考上好的國立大學。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結束,我哥上台北念大學去了,

我媽開始出現典型的"空巢期"焦慮表現,

而我,也是一樣...,

我們都想我哥,都眼巴巴的期待著他回來看我們。

那些年-23  

某一天晚上,我和我媽情緒都不好,

我們吵了一架,

然後,我決定離開家去住校。

還記得,某一天,我爸送我回宿舍,

臨走前,他突然跟我說:

"妹,爸爸其實不想你去住校,我很希望你在家跟我作伴",

那一刻,我突然對我老爸的孤單好捨不得,

突然好想跳上他的機車跟他回家去...,

不過,我沒那樣做,

十幾歲的我怎麼會知道,

"多賴在爸媽身邊幾年"會是日後令我朝思暮想的奢求呢?!


住校生活的第一個學期,好快樂。

我和阿欣因為是在學期開始後才決定住校,

而其他學生的寢室床位、餐廳座位、和自習室位子早都已經分配好了,

所以我們兩個人自成一個小體系,

儼然享有所有的"優惠待遇"。

吃飯的時候,其他人都是八人一桌,用菜盆打菜,

大家輪流當值日生,負責盛湯和清洗公用的碗盤;

我和阿欣不是那樣,

我們兩個人自己一桌,

用小學生吃營養午餐時用的那種大的鐵餐盤吃飯;

我們的桌子就在宿舍老師桌子旁邊,

每天有沒有準時到餐廳吃飯,老師們一目了然,

但是說也奇怪,

老師們從來不點我們兩個人的名,也從來不記我們的點,

所以我們愛甚麼時候去吃飯就甚麼時候去吃飯,愛吃多久就吃多久,

遇到我們喜歡吃的東西,

我們就慢慢吃,然後聊天聊到一個地老天荒為止,

遇到我們不喜歡吃的東西,我們就早早收工;

那時期,每天回到宿舍後,我做甚麼事情幾乎都和阿欣一起,

吃飯、洗澡、自習、洗衣服,偶爾甚至會窩在一張小小的上鋪一起睡覺;

我喜歡叫她"欣姊",

喜歡聽她用很溫柔的聲音講話,

喜歡和她在自習室裡分享很多零食點心,

我和阿欣的友情從那時候開始,越陳越香,一直到現在都沒斷過。

那些年-12  


高二那年的校慶,學校舉辦"啦啦隊比賽",

我們班編舞編得認真,排練排得勤快,

那是第一次我對我們班參加校內比賽可以拿第一名深具信心;

但是,比賽當天,當男生班"高二誠班"表演完的時候,

我必須承認,我有點發抖和不安,

因為他們整齊的隊形,創意十足的動作,讓我十足驚艷,

萬萬沒想到,男生班也可以把啦啦隊表演得這麼好看啊!

不過,好險裁判老師們的眼睛是雪亮的,

所以我們班順利拿下啦啦隊比賽第一名!!

得獎的那一刻,我們全班的歡呼聲幾乎把禮堂的屋頂掀掉了,

那一刻,我們證明了我們這盤散沙也有團結力量大的時候!

那些年-14  


從高二下學期開始,隨著大大小小模擬考時程安排的出爐,

班上慢慢開始出現"拼聯考"的氣氛,

我不是個痛恨聯考的小子,

"應付考試"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相反的,現在回想起來,

我很喜歡自己拼了命認真念書的那兩年,

我為自己安排讀書計劃,達成的部分用鉛筆畫一條線,

看到密密麻麻一條條淡黑色的線,是我的一大成就感來源;

我還為自己的名次和各科分數製作"曲線分析表",

看到曲線向上升是我的目標!

那些年-15    


高三下學期,我決定離開宿舍,搬回家去住,

一方面是我想回家去多陪陪我老爸,

一方面是我不喜歡宿舍裡有很多同學開始熬夜的氣氛,

大家熬夜關我甚麼事情?!

唉...我的心智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的影響啊,

常常自己明明就想睡覺了,

但是看到同寢室裡很多同學都還在自習室裡努力,

我就睡不安穩,總覺得好像應該也去熬一下夜才會對得起自己似的,

所以,就乾脆眼不見為淨啦~回家去住吧!

回家後,我恢復每天晚餐後去孔子廟圖書館念書的習慣,

也因此和哲緯走得越來越近,

開啟了我和他們那群大男生之間恩怨情仇糾葛了長達十年的緣份。


畢業典禮那天發生了甚麼事情,我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

天氣好嗎?是不是有下一點點雨?我有感傷嗎?

依稀記得收到不少花,

不過,我初戀的他也有送我花嗎?

我不記得了耶,只記得他好像在畢業典禮隔天送了一個禮物去我家給我。

惟一可以確定的是真摯的友情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聖母亭裡一起歡樂合照的好朋友們:群群、嘉嘉、阿欣、小毛和我,

在畢業後組成了"姊妹會",常常不定期的聚會保持聯繫,互相關心,

變成彼此生命中很重要的後援會!!

那些年-17  


大學聯考放榜,我考上政大經濟系,

多采多姿的台北生活,我來了,

再會了,我的那些年。

那些年-13  


後記:2012年5月5日,阿欣結婚了,正式宣告姊妹會裡五個成員全部找到幸福的歸宿。僅以此文,當作賀禮。

那些年-21  





 

 

詹溫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群
  • 棒棒!愛妳!
  • 我也愛妳~

    詹溫蒂 於 2012/05/17 04:50 回覆

  • 訪客
  • 自從你結婚之後.尤其生了陳可愛之後啦
    已經很少被我嗶嗶了啊
    這有兩個可能...
    一是妳真的長大了
    二是那位貼身監督妳的副隊長.太太太盡責啦

    許多兒時的八卦事件.都輕描淡寫.點到為止啊
    淡定紅茶喝很多齁
  • 副隊長大人的哨子不比妳的小 > < 。

    八卦啊...我敢寫,人家不一定敢看啊!!!所以就寫得保留點囉!!!

    詹溫蒂 於 2012/05/20 09:09 回覆